实习第一天,把组长师傅当成新员工对待。在组长师傅面前吹了不该吹的牛,还大言不惭地让组长动手试试我的工作::(黑线)::(黑线),上一刻还是组长师傅亲自动手操作示范,并安排到我手里的工作,下一刻就把组长师傅给忘记了。即将下班的时候,穿着洁净服走出工作区,去了卫生间,回来的时候走廊里大家都用不太正常的目光打量着我,刚回到位置上,组长就跑了进来问,刚才是谁穿着洁净服去了卫生间?没错,又是我::(黑线)::(黑线)。(ps:精密地带,洁净服是不能穿出工作区间的)

  拖着尴尬的心,来到食堂吃饭,打饭的阿姨一句“师傅吃点什么?”差点没把我送走。第一次被人称呼为“师傅”,一种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,曾几何时,耳边萦绕的还是“同学吃点什么?”转眼间,就变了个身份,当身边的“同学”被“同事”取而代之,我的身份也随学生变成了社会打工人,回不去的少年同学时光,渐行渐远了。

  之前一直麻木自己,心底不愿承认自己已经踏入社会,不愿丢掉这么多年来背在身上的学生标签。食堂大妈的一句师傅,彻底惊醒了我,我毕业了。学生是过去时了,挂着新的身份,在新的环境,开始新的生活,从这一刻,我是一名打工人了。